打印页面

首页 > 专题新闻业务类专题2015最美警察 赵阳

赵阳

赵阳

赵阳在检查辖区企业消防安全设施

赵阳同志简要事迹

赵阳,男,1963年10月生,大专文化,中共党员,1985年1月参加公安工作,现任镇江市公安局京口分局新民洲派出所民警。从警30年来,该同志一直在新民洲这块土地上牢牢扎根,任劳任怨,热心服务群众,为辖区企业发展出谋划策、保驾护航,守护着20平方公里沙洲上3000多群众的安宁与幸福,在当地群众、企业中具有较高的威信。在新民洲百姓的眼里,他早已经不仅仅是一名警察,已成为洲上的“首席保姆”——首席到如果他不在场,洲上需要帮助的老百姓心里就是不踏实,洲上一切的纠纷似乎都很难化解。在30年公安工作中,该同志化解群众纠纷500余起,帮助群众100余次,由于工作表现突出被市局、分局嘉奖4次,获得先进个人称号2次。

个人主要事迹介绍:

一个人,守卫30年警民情

——一位沙洲民警的爱民情怀

人生当中很多事情都是命运的安排。京口区新民洲派出所老民警赵阳对这句话深信不疑,在他看来,他的一生注定都与这片曾镇江最偏远的江北之洲——新民洲紧紧联系在一起,他的生命也似乎因某种神奇力量的注入而有了无穷的动力。

今年53岁的赵阳一个人在新民洲坚守了30年,守护着20平方公里沙洲上3000多群众的安宁与幸福。在新民洲百姓的眼里,他早已经不仅仅是一名警察,已成为洲上的“首席保姆”——首席到如果他不在场,洲上需要帮助的老百姓心里就是不踏实,洲上一切的纠纷似乎都很难化解。

在接近民警生涯尾声的时候,赵阳经常做两个噩梦:一个是,他尽心尽力为老百姓付出了一切,他退休后,老百姓会忘记他,另一个就是,他脱掉警方离开后,洲上老百姓再遇到麻烦,发生纠纷,没有他怎么办。

守一个承诺

第一次见到赵阳的时候,正是初秋的清晨,这是新民洲一天中最美丽的时候,生机盎然的庄稼地旁,一位精神矍铄,右手食指被香烟熏黄,脸膛被江风和阳光“熏”黑的高瘦汉子,正被一群百姓围在中间,不停地说话,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容。如果不是那身给人以安全和敬畏感的警服,老赵就像一个蹲在田间地头的“村干部”。上前问好时,刚刚打了一个照面,这个中年汉子竟然直接邀请记者参与这场与当地百姓之间的交流,有关他与新民洲30年的警察生涯就此展开。

1980年,在党的号召下,来自句容的17岁赵阳和全家一起,扎根新民洲,始了垦荒生活。“我当时是农场的一名会计,因为工作需要,已经开始和洲上老百姓接触了。”1985年,新民洲成立派出所,在父亲一句“年轻人应该为老百姓多作贡献”的话语下,23岁的赵阳光荣地成为新民洲的第一代警察,而关于这么多年的艰苦和困难,赵阳却只字不提,在他的嘴里总是美好和浪漫。“父亲这辈能踏踏实实地做奉献,我答应了他,就应该踏踏实实地留在这里干好。”

在当地百姓的记忆中,新民洲派出所成立的30年里,最多的时候只有4名警察,也是不断地在调换,不走的永远是赵阳。甚至在近十几年的时间里,整个洲上只有赵阳一个警察,每天清晨,骑着破自行车迎着朝阳,穿梭在新民洲的各个角落……随着外来人口的增多,“小赵”已经变成了“老赵”,工作却越来越忙:他一个人最多要干十个小时以上:大到搞治安建设,办理案件,甚至包办交警的工作(洲上没有交警);小到白天走街串户,了解和处理老百姓“家长里短”;夜晚趁着外来务工人员回家休息的时候,切实掌握外来人员的实际住宿情况,甚至在休息的时候,还要陪洲上的老同志“唠嗑”……“老赵不容易。”在和赵阳相处几十年的农场退休干部老付的眼里,赵阳已经超越了警察的概念,“他真正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了这片沙洲。”

保一方平安

“深夜,累了,躺在宿舍里聆听窗外的江风,想着还有两家的纠纷还没有解决,睡不着……”“处理纠纷”这是赵阳日记本里经常见到的“词语”。30年的“积淀”,让老赵在当地老百姓心中有着无与伦比的亲和力,随便在新民洲上找一个人聊天,只要谈起这名瘦瘦高高的老民警都像在说自己家的亲戚。无论哪个家居民产生了纠纷无法调和,最后总会有人劝说一句,“去找老赵调解下吧。” 由于社区住房都是年代比较久的老房子,很多住户的房子之间距离很近,时常是共用一条路,一块空地。一年夏天,洲上有两户几十年的老邻居仅仅因为门前一条道路的使用权争执不下,双方谁也不退让,矛盾随时都有进一步激化的可能。“两家人都准备拿起农具拼命了。”当地干部调解多次就是不见效,只得请来赵阳。

从年轻时就和这两家熟悉的老赵清楚此事不能急于求成。他便每次到走家串户的时候,有意从两家门前经过,利用自己的“威信”将两家叫到一起,攀谈、拉家常,情理交融,重在交心。一个星期,一个月,三个月,当张、周终于被赵阳“用心良苦”感动了。此时,赵阳“趁热打铁”,把调解的重点放在了周家身上,“因为他是老党员。”赵阳凭借着“党员应该以身作则”的理论,连续对老周“攻心”,老周终于退让了,这桩拖了好几个月的矛盾终于化解了。 赵阳不仅调解了大量的邻里纠纷,还主动用真情化解潜在的矛盾。前年临近春节的时候,辖区某大型企业里的老板突然“消失”,工厂的工人闻讯后,为了能讨要工钱,竟然纠集在附近上班的老乡十几人浩浩荡荡向企业赶去,有一名患有重病的工人甚至爬到了企业楼顶,以死相逼。

“我和他们都熟悉,理解他们的心情。”由于该企业绝大多数是外地员工,为了防止发生大规模群体事件发生,当时洲上仅有的两名民警华茂阳与赵阳在事态没有恶化之前火速赶到了现场,接下来的场面,已经离开新民洲的老化难忘:在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中,在七嘴八舌的愤怒和嘈杂的“风暴中心”,赵阳宽容地报以微笑,不急不恼地抓住“重点”,劝说那位站在楼顶的工人。从早晨到夕阳西下,这件本可能恶化的纠纷,最终以赵阳主动自己掏腰包垫付患病工人工资的方式被化解了。

献出亲人的爱心

在新民洲上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由于洲上条件艰苦,老赵长年饮食没有规律,患上了严重的胆囊炎和胃病。洲上没有医院,光吃随身带的药不管用。很多时间,赵阳都是忍着病痛上班。但是谈到这些“苦”时,赵阳总是淡淡地以“习惯”带过了。其实在老赵心中最大的“苦”是,没有照顾好亲人。“儿子从小到大,全部是我妻子一人带大,我没有尽到一天父亲的责任。”在老丈人去世的时候,由于渡口停渡,赵阳没有来得及赶回去送行。“我的妻子没有责怪我一句。”而就在此时,老赵的妻子因为严重的颈椎病正躺在病床上。“等我退休了,我再弥补她。”

赵阳没能照顾好家人,却将爱洒在了新民洲上。洲上42岁的精神病人老李可能是接受赵阳“爱”最多的一位。当赵阳17岁当会计的时候,就认识了老李和老李一家,可以称得上“看着老李长大。”当老李还是20多岁的时候,本来是一名正常而优秀的年轻人,却因谈恋爱受挫,精神受到刺激发病,等到30多岁的时候,他已经是当地出了名的“隐患”——发起病来,能搅得附近居民鸡犬不宁,也操透了老李家人和赵阳的心。

“小李吃点东西吧。”发病后第一次与赵阳见面,老李是从他那间潮湿与黑暗的破房子里醒来的。家人和邻居围在四周,一个身材高瘦穿制服的汉子,正咧着大嘴冲他笑,虽然已经记不清童年时“赵哥哥”的模样,但是这个蓬头垢面的男子,此时特别的温暖。“从那以后,他一发病,我们就找老赵。”老李的爸爸说。

“他们就像我的亲人一样。”自从老李患病后,赵阳只有有空就来看望老李,几乎每天都和老李的家人通过电话和短信及时了解情况,在物质方面,赵阳不仅时不时自己掏钱为老李送来日常用品,还为老李到处奔波,办理了最低生活保障。

前年夏天,老李再次发病,一个人离家出走了。焦急万分的老李父母连夜赶到派出所找到了赵阳。赵阳通过多方努力,终于在火车站打听到了老李的下落。当赵阳开着警车赶到的时候,喧闹的空地中央,这名脏兮兮的中年男人,正躺在地上“表演”,围观的群众已经让此处水泄不通,侧头撞见一道威严的中透着慈祥的目光,刚刚还十分亢奋老李立即安静了下来,乖乖地上了警车。

洲上80多岁的金老汉一个人住在洲上,虽然家里好几个孩子,可各自有各自的困难,有生活条件比较差的,有的有重病,老人的赡养就成了大问题。老人和孩子之间的也此经常闹僵。

赵阳得知后,一边主动去每个儿女家里认真地了解了情况,让经济条件比较好的几家各拿出一点赡养费,交给其中一家,负责照顾老人饮食起居。一边逢年过节就去看望慰问老人。

文章来源:http://www.jsw.com.cn/2015/1014/128311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