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芙蓉楼翻阅镇江 白兔山麓詹文詹度墓考

白兔山麓詹文詹度墓考

□ 王礼刚

《嘉定镇江志》《光绪丹徒县志》皆记载:开府仪同三司詹文墓,敕葬白兔山,妻荣国夫人何氏敕祔葬。子资政殿学士度亦葬此,今其族居缙云。

经考,詹文詹度墓在白兔山山垅下凤凰水库东北角,凤凰水库大堤的北端外的一座土墩上。詹文墓很大,坟的周边是大石块砌筑的坟圹,中央就是詹文和荣国夫人的墓。一条长长的西南向的墓道上耸立着石人石马和松柏,两只石龟静卧在墓道的入口处。文化大革命破四旧时,石人石马遭破坏,詹文、詹度的墓同时也遭破坏,坟墓被挖。据当地村民回忆,墓被挖开,一具棺材里的尸体已化,一具棺材里是用宽宽的白布缠着的女尸,由于有半棺材水(据村民们讲,这水不是一般的水),皮肤头发都很完好。以此分析,女尸大概就是荣国夫人何氏。据村民回忆,当时有人讲,坟再朝下挖,下面可能有玉牒,玉牒上面记录着墓主人的生平事迹。坟墓被挖后,墓道被改造成农田,时间久了,石人石马已不知去向。也有村民说,石人石马是被人敲碎弄回家砌房子或猪圈了。墓道的入口处有墙基的痕迹,原是一块砖砌的上坟敬香的平台。1975年时,笔者还曾见一只石龟半露在农田的水中。最近,笔者再去,见坟墓被挖的深坑还在,那些石块也早已不见踪影。

白兔山,即丁卯横山凹主峰的山。因此山曾经有过竹,以及山上有青石,村民们称此山为青竹山或青石山。凤凰水库东有一山冈,翻过山冈就是横山凹道观,村民们俗称此山冈叫骑马冈。凤凰水库大堤南端便是现在的横山凹公墓了。白兔山山清水秀,群山中有着若干个山凹,文化底蕴十分丰富,许许多多名人名士、达官的墓葬都在这里。

《缙云县志》及詹氏族谱、《詹周氏墓志铭》记载:詹文、詹度为父子俩,都为北宋、南宋抗金名将。詹文葬镇江府丹徒县白兔山。

詹文,《缙云县志》卷之七记载:詹文,字叔向,熙宁六年进士,任国子司业,赠开府仪同三司。詹文,曾为卫州州学教授,知惠舒歙信四州,官至翰林院学士。《处州府志》《缙云县志》有传,“靖康中,金人犯汴,友从北狩,金授以官,不就死之。”詹文作为北宋派往金国的大使,忠于北宋朝,不愿接受金国给予的高官厚禄,结果在金国遇害。北宋诗人陈师道有《送詹司业归缙云》诗:“学舍论交二十年,白头相对固依然。才难孰为吾君惜,果满宁容我辈先。熟路长驱聊缓步,百全一发布虚弦。故怀未尽还成别,饱惯人间不更怜。”

詹度,字安世,《宋史·徽宗本纪》《宋史·郭药师传》《续资治通鉴》等均有记载。詹度,北宋徽宗政和初知真州,考核得优等,加直龙图阁,后任两浙转运使,宣和年间任燕山府同知、中山同知。靖康中,金兵侵犯中山、河南二府,詹度坚守中山,击退金兵进攻,金兵久攻不下,只好解围北走。钦宗下诏褒奖:“尔秉节不移,婴城固守,能出奇策,屡挫贼锋,昔张许之守睢阳,二颜之守朔郡,不足为卿道。”詹度在南宋建炎间任资政殿大学士,封信国公。

詹文的父亲詹迥,字明远,缙云人,庆历六年进士。《缙云县志》有传,曾作县令,涟水录事参军,官至礼部尚书,观文殿大学士,少保齐国公致仕。

白兔山麓还有一座詹文守坟庵。《续丹徒县志》《丹徒县志摭余》记载:白兔山有宋开府仪同三司詹文墓,宋詹文守坟庵即报亲庵。经考,詹文墓的东北方有一岗坡,当地的村民直呼为新安岗,翻过岗坡下面是一片山坳,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期在山麓间筑堤形成一座水库,名为新安水库。《至顺镇江志》记载:报亲庵,在崇德乡白兔山。宋开府詹文守坟庵。景定中,詹氏子孙建,初名报德,归附后,毀於火,庵僧静庆等重建,改今名。江山县尹俞希鲁为记 。文曰:“润之属邑曰丹徒,去城东南十五里,山曰白兔,宋开府詹公文及其子资政公度实葬焉,景定中,诸孙始创庵舍于墓茔之左,而扁曰报德……因为祠以奉其祖考,而詹氏之祀亦不忍废,乃易其名曰云翁报亲庵。”据其记载,新安岗下的那一片山坳就是“报亲庵”了。

元贞年间“僧净庆、德法遂共以钱贸其地于詹氏,乃营乃度,乃建堂宇、门庑、庖湢,整理旧绪。”这里的老人介绍,大约在七十年前,报亲庵还有房屋,前后有正殿、厢房五六间,庵里有一位年龄不足三十岁的和尚守着。报亲庵的遗迹在水库中尚存,笔者最近去山坳实地几次,见水库水落,裸露出大片许许多多的砖瓦残块。据村民讲,在建水库时,已将报亲庵砖瓦木料,在附近林业站移建了三间房屋,有两间仍给报亲庵使用,没有几年,文革开始,庵庙、和尚都没有了。

文章来源:http://www.jsw.com.cn/2017/0306/138979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