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芙蓉楼首页 王孙贵胄们的高等级“饭碗”:凤鸟纹方座青铜簋

王孙贵胄们的高等级“饭碗”:凤鸟纹方座青铜簋

aa0267b0-a764-4f0e-9cf0-494cc4e88160

 

40dbcde5-9c29-489d-ac1e-31856c756130

 

e9274b7c-7df1-4da0-9d6d-2469579f7a77

 

中国使用铜的历史悠远,青铜器作为其中最华丽的篇章,精品迭现。数量多,种类繁杂的青铜器,按用途大致可分为饪食器、酒器、水器、乐器、兵器、工具、农具、杂器等。其中,青铜簋造型形式多样,变化复杂,有圆体、有方体,亦有上圆下方的造型。

簋,《说文》释曰:“黍稷方器也”。意思是说簋是盛放黍、稷、稻、梁等饭食的器具,相当于现在盛饭的大碗。

簋也是商周时期重要的礼器,特别是在西周时代,列鼎制度盛行,在祭祀和宴飨时更以偶数组合的形式与以奇数组合形式出现的列鼎配合使用,多处考古墓葬的出土物充分证明簋的数量也是以偶数组合的形式出现为多。据记载,天子用九鼎八簋,诸侯七鼎六簋,大夫五鼎四簋,元士三鼎二簋。

青铜簋大多厚重又华丽,可见古时王孙贵胄们的生活多么讲究。镇江博物馆收藏的凤鸟纹方座青铜簋,上圆下方,纹饰精美,铭文流畅,是一件难得的青铜礼器。

1982年,江苏丹徒大港母子墩西周墓出土的凤鸟纹方座青铜簋,敞口,方唇,束颈,双鸟耳,鼓腹,圈足,方座,通高24厘米,口径22.2厘米,腹深12厘米。其口沿下、圈足上皆饰以宽扁的窃曲纹,与器形的宽侈适应;腹部、方座皆以云纹衬底,再以回首曲尾的一对凤鸟纹饰为基本单位组成连续纹样,表现出生动的节奏美,规范的秩序感;其双耳为鹫鸟造型,下饰卷尾小珥。整件器物方圆结合,造型大方沉稳,主体突出,生动活泼,底纹变化对比强烈。

青铜器的历史价值最重要的体现方式之一铭文,亦出现在这件器物上。凤鸟纹方座簋的腹内底部刻有3行5字铭文:“白(伯)乍(作)寶(宝)尊彝”,章法齐整,结构均衡,字形依笔画繁简略有错落,显得活泼。笔画圆润,起笔收笔皆藏锋,清劲秀美,不仅让我们知道了制作器物的人的名字,还部分还原了未知的历史。

商周时代距今已很遥远,由于历史的变迁,那个时代遗留下来的文献极少,只有《尚书》、《诗经》和《春秋》等书。这仅有的一些书籍,经过历代传抄,已不是原来的面貌,因此要想根据这些资料对上古历史有比较真切的认识非常困难。这件刻有铭文,通体布满纹饰,方圆结合,主体部位大凤鸟纹,简直是一幅优美立体图画的青铜簋,以其构思巧妙的形态,富丽精致的纹饰,颇具风格的铭文书体,鲜明的时代风格,展现了独有的魅力。

作为古代中国贵族在举行祭祀、宴飨、征伐及丧葬等礼仪活动中使用的器物,礼器用来表明使用者的身份、等级与权力。关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礼”,已经有过难以胜数的讨论,礼其实就是凡事要讲规矩规范,最初的礼就是指宗教祭祀中的规矩。

原始社会晚期随着氏族贵族的出现而产生了礼器,进入商周社会后,礼器有了很大的发展,成为“礼治”的象征,用以调节王权内部的秩序,维护社会稳定。我国最早的礼器出现在夏商周时期,主要以青铜制品为主。礼器是陈设在宗庙或者是宫殿中的器物,常在祭祀、朝聘、宴飨以及各种典礼仪式上使用,除此之外,礼器还用来显示使用者的身份和等级。

首都北京有条很出名的美食街,名叫簋街,此地原为夜市,当地人称之为鬼街,后嫌不雅遂改名簋街。这一更名,显得十分有文化。毕竟“簋”在古代就是用来装食物的,用来命名吃货一条街,再恰当不过。

(张剑 马彦如)

文章来源:http://www.jsw.com.cn/2019/1122/151575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