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芙蓉楼首页 追寻“杨门三烈士”的历史足迹

追寻“杨门三烈士”的历史足迹

□ 夏全发

我舅父王占功是在1948年著名的临汾攻坚战中光荣牺牲的。那年他才19岁,我一直把舅父当作英雄偶像来崇拜,或许就是这种英雄情结,激励着我不远万里追寻杨瑞年、杨青年和杨华年“杨门三烈士”英雄的历史细节。

新世纪之初,我来到汾河畔的刘村采访。抗战初期,这里是中共北方局、八路军驻晋办事处、八路军学兵大队和山西省委机关驻过的地方,被誉为“小延安”。在寻访过程中,我深深被学兵队中那些来自山南海北的一群姑娘的故事和风采所吸引。其中,来自镇江的杨瑞年以及保定的王于畊、上海的田秉秀、南京的李六平等女生班的性格各异、经历不同、身世不凡的知识女性们,引起我的特别兴趣。

经过走访村里的干部群众,我访问了三个大院的房东,初步得到一些素材。在这个北方小镇,我仿佛透过历史的烟云看到了运筹帷幄的中共领导人与朝气蓬勃的青年学生,迸发出来一波又一波抗日救亡的浪潮。经过精心筹划和准备,我决心沿着杨瑞年当年的红色足迹南下采访。

在杨瑞年的故乡镇江,我拜访了杨瑞年的胞弟杨万年老先生。时年已82岁高龄的杨老听说我要到镇江采访,高兴得几乎彻夜未眠,吩咐女婿安排好食宿。第二天,当我来到杨老家里的时候,杨老紧紧握着我的手,激动地说:“你不远数千里来到镇江采访,真得感谢你啊!” 接着,他和老伴从卧室搬出一个木头箱子,里面装满了他们多少年来搜集的杨瑞年、杨青年和杨华年“杨门三烈士”资料。

我如获至宝,挑主要的请杨老复印给我。杨老还拿出一些老照片,我也翻拍下来。凑巧,杨老的小姐姐杨贺年来“走娘家”。我们一起谈了许多“杨门三烈士”鲜为人知的故事。中午,杨老在酒店里招待我吃了镇江风味的饭菜,还给我讲述了镇江锅盖面、肴肉和香醋那几怪的由来,使我体验到镇江的一些风俗民情。

第二天,杨老委托他的女婿带着我来到史志办,除了搜集了有关杨门三烈士的资料,他们还赠送给我一部《镇江市志》,令我大喜过望。紧接着来到市政协文史委,因为我事前已于赵康琪主任通过电话,知道我要来采访,当来到这里的时候,赵主任已经准备好了资料,满满摆了一堆,任我挑选。

下午,杨老不顾年迈体弱带领我浏览了著名的金山、南山风景区、旧码头、陆小波故居及古运河。这里曾是杨瑞年当年办秘密读书会,宣传抗日救亡的地方。

次日,杨老带着我来到茅山新四军纪念馆采风。馆长孙志军和副馆长杨玉秀等,带着我浏览了图文并茂的展览,特别引人注目的是馆内“杨门三烈士”的专题展览,让我一睹三烈士的英姿及珍贵遗物,特别是杨瑞年的那幅山水画遗作,表达的挚爱江南家乡大好河山的家国情怀强烈地震撼着我。

离开镇江,杨老带着我渡过长江来到扬州,这里曾经是杨瑞年在扬州中学求学的地方,也是她和表妹张刚参加声援“9·18”事变,积极投入抵制日货的地方。在这里我采访了95岁耄耋之年的张立老人,他是杨瑞年的表兄。当年他与妹妹张刚、表妹杨瑞年一同度过了浪漫而充实的青葱岁月。他们一起读书,一起演抗日剧,一起上街游行……张老每当回忆起那些难忘的岁月,依然显得豪情万丈。特别是他说起表妹主演的儿童歌舞剧《小小画家》风靡扬州城的情景,更是激动不已。

告别扬州,我一路颠簸来到皖南云岭。这里是杨瑞年战斗和生活了四年之久的地方,同时也是她召唤弟弟杨华年参加新四军的地方。我参观了烈士当年在军部战地服务团住过的新村演出的俱乐部旧址以及在陈氏祠堂聆听周恩来演讲的大厅。徜徉于云岭纪念馆,我的眼前仿佛浮现着烈士当年主演《送郎上前线》 唤起千千万万热血青年参军参战乃至搞民运认干娘做军鞋的一幕幕场景。

云岭也是杨瑞年和杨华年遭遇皖南事变被国民党顽固派俘虏的地方。尽管姐弟俩蒙受着千古奇冤,但依然坚守着为民族解放事业奋斗的信仰,演绎了同窗厚禄相利诱、骨肉亲情不相认、帮助难友逃魔窟等一个个悲壮的故事。

接下来我又前往上饶集中营纪念馆,同样受到热情接待。我先看了茅家岭监狱,这里是关押新四军被俘人员重犯的地方,被称作“狱中狱”。哪里有压迫, 哪里就有反抗,当年著名的“茅家岭暴动” 就发生于此。杨瑞年在学兵队时的同窗好友纪白薇、王传馥就被关押在这里。在纪念馆里布展着国民党顽固派对新四军被俘人员实施的种种酷刑,真是无奇不有,最严酷的刑罚当数埋活人,女共产党员、机要员施奇和茅家岭暴动领导人王传馥等,就被特务活活埋在雷公山下。

为了赶时间,我连夜出发前往南昌采访新四军老战士马朝芒。马老的丈夫盛朴是杨青年的第一任丈夫,杨青年牺牲后盛朴与马朝芒再婚。夫妇二人为了照顾烈士的双亲,就把妹妹麻文华嫁给杨万年,演绎了一幕亲上加亲凄美的爱情故事。

时年已经88岁高龄的马老,身体依然很硬朗,且耳聪目明,待人和蔼可亲。说明来意后,马老说: “你做了件好事,应该把杨门三烈士的事迹写出来,宣传出去!”马老说,她曾经陪同丈夫盛朴去过镇江,对杨门三姐弟的英雄事迹很佩服,对英雄的父母也很敬仰。虽然她没有见过三位烈士的面,但从丈夫的口中得知不少。当年与杨瑞年在战地服务团一起饰演《送郎上前线》的周纫慧和盛朴是湖南老乡,周纫慧的丈夫与盛朴是老战友。从丈夫的口中,她对杨瑞年的事还是比较了解的。盛朴和杨青年曾经生育过一个女儿盛小青,为照顾烈士的遗孤,马老一直把盛小青当作亲骨肉,直到小青大学毕业后,才知道马老是后娘。

结束采访,参观过南昌新四军纪念馆后,我来到市中心的百花洲花园,这里是当年杨瑞年和姐妹们闲暇时常来游玩的地方,也是她和吴焜流连忘返撒下爱情种子的场所。

第二天早晨我便出发去武汉。武汉曾经是战时首都,当年杨瑞年和战友们就是从八路军学兵大队毕业后奉命来到武汉,是加入刚组建的新四军军部战地服务团的第一批女兵。在这里,我参观了武汉新四军纪念馆。

返回的途中,正好路过河南确山县,这里是著名抗日民族英雄杨靖宇将军的故乡,瞻仰了将军纪念馆和革命事迹后,我又奔赴竹沟。这里是我党民主革命时期的一块重要根据地,中原地区的革命摇篮。。浏览了革命先辈们的事迹展览,瞻仰了革命烈士陵园,使我对先辈先烈们更加充满了无限敬仰之情。

从2010年10月底至11月初,我在江南的苏、皖、赣、鄂和中原的行程,整整走了8000里,加上我此前在福建武夷山参观新四军被俘人员发动的“赤石暴动”烈士陵园,瞻仰杨瑞年、杨华年等革命先烈的墓碑,行程过万里。

回家后我又从网上购买了一些相关书籍,特别是在构思和写作过程中,杨万年老先生等人不断地给我来信、寄书,补充了许多翔实的宝贵资料,对我的创作帮助很大。遗憾的是,其间曾经采访过的张立、杨贺年、杨万年和马朝芒老前辈们,先后去世。2012年底,我完成了电视文学剧本《青春如歌》初稿,经过几经打磨终于在2017年底出版。

文章来源:http://www.jsw.com.cn/2020/1111/158933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