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芙蓉楼往事勾沉 金秉英:值得镇江人骄傲

金秉英:值得镇江人骄傲

  金秉英先生的作品研讨会在文联的操办下召开了,那天是夏至,方范老师说,怎么独独是这一天,白天比黑夜长得多。她说还记得十年前,已87岁高龄的金先生说建筑工地日夜的噪音如何一声声像砸在她心上。这一点让方范老师心里难安。

  金先生起点也高,论年龄,她是祖辈;论学问,她是大家;论经历,她是现当代历史的亲历者、见证人。因此,看她的书敬慕、仰视之余,不免有些距离。

  金先生一生颠沛,自1965年到镇江,时间长达30余年。但这样一位大家我们却知之甚少。如果不是当年原市文联副主席欣士敬先生的“偶尔发现”,真不知这颗明珠还会湮没多久?

  金先生是位隐士,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她是何等的风云人物。好在镇江文艺界把她当文物一样发现出来,让这位世纪老人显出了她自有的光华。

  当人们走近金先生的生活时,她已耄耋之年,病魔缠身,行走不便,辍笔近四十年。

  但金先生有一颗执著的心,有着超凡的意志,作家的使命感促使她从1978年重又拿起笔,与时间赛跑,在短短的十多年里,她的作品如井喷一样不断问世。

  1986年写成的长篇小说《京华女儿行》,反映了五四以后,在反封建旧文化运动的影响下,北京女一中几个女中学生悲欢离合的生活故事。是金先生的代表之作。1990年作家端木蕻良看到老友金秉英的《京华女儿行》喜不自禁,欣然提笔写序。并称赞道:她生活底子厚,对旧北京生活吃得透,在俏皮的北京话中,有着生动活泼、有血有肉、呼之欲出的人物,所以能涉笔成趣,毫无沾滞。

  《京华女儿行》,前后写作五年时间,三易其稿,等成稿时作者已77岁年纪。难怪作家王川说,在近80岁的年纪,如果有人还能拿出这样一部经典的长篇小说来,我向他致敬。作家尤恒在看过金先生的小说后,对她细节描写的细腻,生活积淀的深厚大加赞扬。而金先生七八十岁迎来创作的黄金期,这一点给与会者以启迪。难怪《金山》杂志社总编唐金波说,文学是个魔。

  研讨会即将结束时,文联赵主席说的几句话让我记忆犹新,他说:我们要学习金先生对文学的执著精神,学习她作为作家对民族对人民对历史的使命感与责任心,学习她淡泊名利,宁静至远的作风。镇江电视台周宜一老师说,金先生无疑是我们镇江的骄傲。

  即使参加了座谈,看了小传,看了原著,但提笔写金先生,总是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情感难以靠近,笔力有所不逮,识见也有距离。因此这篇小文迟疑里下笔,连管窥也谈不上。

  

  

文章来源:http://www.jsw.com.cn/2005/0701/29099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