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芙蓉楼往事勾沉 陆文夫的写作课

陆文夫的写作课

  陆文夫先生谢世噩耗传来,痛之切骨。先生音容笑貌犹如眼前。

  1980年的仲春,我在苏州大学中文系求学,写作基础课老师是范培松教授。一天,他在结束上课时向我们宣布:下一节课将由他的挚友,著名作家陆文夫授课。并且发下来几篇文章,都是陆文夫的散文,叮嘱我们预习。说实话,谁都没当回事。

  三天后的写作课,陆文夫果然如约前来。他穿着黄色的解放军上装,蓝裤黑布鞋,五十岁左右,头发间却已经花白。乍看怎么也不像个作家,充其量像个公社文书。这倒使我们感到亲切起来。

  他开始讲散文写作。从他的经历讲到对苏州的认知,然后讲对苏州城和苏州人的感悟,最后讲如何将这种认知感悟化为文字。也许他讲得过于高深,加上我们对散文、对苏州的“认知感悟”太过肤浅,所以有点懵懂。只是觉得他文如其人,朴实、深沉,功夫全在文字外。

  因为是上的小课(全年级一起上的是大课,每个班单独上的是小课),所以他特地留了一刻钟时间,坐到同学中间与我们交流。这大概也是我们平生第一次上这种“互动课”吧。他拿出一支烟,很抱歉地说:“对不起,我烟瘾重……”想征得我们同意,但我们没见过这种场面,谁也不做声,范培松老师连忙说:不要紧。他才点着烟,坐到了我身边的空位上。我闻到他身上浓浓的烟味,看到他左手的食指中指全被烟熏得黄黄的。他的头发比较粗硬,所以丝丝银发特别显眼,额头上的纹也特别深。

  同学们提了不少问题,他回答得很耐心。下课铃响了,他站起来与大家告别。我拿出一本新笔记本,请他签了名。同学们也都围上来要签名。他一一签完,便告别了。

  后来大四时候我又选修了“散文写作与欣赏”,范培松教授也选录了许多陆文夫先生的散文,那时我就懂了许多,也更加“服帖”了(佩服,苏州话)。他的文风影响了我的一生。许多人只知道先生的《美食家》,只知道先生是小说家。可我觉得他是用散文语言在写小说。感谢先生!

  

  

文章来源:http://www.jsw.com.cn/2005/0725/30092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