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芙蓉楼往事勾沉 中国的文学奖金为何如此少?

中国的文学奖金为何如此少?

  11月初,“陈伯吹儿童文学奖”颁奖仪式在上海宝山区一个显得空落的小礼堂里进行,场面冷清,席位坐了不及半数。作为国内最权威的儿童文学奖之一,陈伯吹儿童文学奖除了两项上万元的大奖外,其余皆为一两千元。

  文学奖金之低,跟中国的经济现状形成鲜明反差。

  10月中旬,英国女作家多丽丝·莱辛获2007年诺贝尔文学奖,奖金1000万瑞典克朗(约合1000万人民币,约合140万美金)。爱尔兰女作家安妮·恩赖特获得英国布克文学奖,奖金5万英镑(约合77万人民币,约合10万美元)奖金。不管是有百年历史的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设立不足四十年的布克文学奖,两个文学大奖让全世界的文学界人士为之瞩目,在世界文坛中掀起大波大澜。

  一边悄然闭幕,无人喝彩;一边大张旗鼓,万人瞩目。

  在陈伯吹儿童文学奖颁奖仪式上,获奖者多为苍颜白发,乏有新人。颁奖嘉宾、中国作协副主席叶辛不免感慨,我们文学奖的奖金数额太少了。

  党的十七大提出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作为鼓励文学创作的重要激励机制,中国的文学奖金,怎样才能提高?

  国内文学奖金知多少?

  在中国文坛,文学奖除了政府官方设立的以外,还有以民间私人捐助而设立的奖项。影响力较大的有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和冰心文学奖等。

  1981年,著名作家茅盾先生将自己的25万元稿费捐献出来,设立了“茅盾文学奖”,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作为国内长篇小说的文学大奖,每四年评选一次,在千余本作品中评出三五本优秀作品。奖金从起初的1000元提升到2005年第六届时所颁发的1万元。

  茅盾文学奖是中国最著名的文学奖之一,虽然奖项的重要性并不完全依托于它的奖金数额,但相比整体物价水平上涨和经济水平快速发展来说,1万元的奖金,确实已经无法体现出该奖的“含金量”。

  当时25万元在我们心目中是天文数字,在人们月工资只有三四十元的情况下,作家获得一两千块奖金,物质上的奖励之丰厚是不用言语的,20多年过去了,人们工资水平提高了很多倍,国民生产总值也是翻了好几番,但是我们文学奖的奖金基础还只是这么一点。操作这个奖项显然不够用了,1万元的奖金也是在财政拨款和中国作家协会的支持下才得以提升的。作家叶辛说。

  除了茅盾文学奖这样国内颇具影响力的大奖外,其他文学奖如鲁迅文学奖、冰心文学奖等奖项奖金也都是千元到万元不等,万元几乎已是封顶数额。

  国内文学奖金即便并不丰厚,原始基金的每一笔钱却都又来之不易。

  中国文学奖金艰难筹集路

  上世纪80年代初,“文革”结束没多久,人们大都过着缩衣节食的日子,儿童文学作家陈伯吹先生毅然拿出“文革”后的补发工资和平生累积稿费共计6万元,欲设立儿童文学奖的基金。

  这笔钱在当时,足可在上海市区好地段如淮海路买幢小洋楼居住。当时上海市作协领导见陈老家里生活甚是清苦,劝他留下一部分稿费改善家庭生活条件,陈老起初执意不肯,后来在众人的一再劝说下,才勉强从6万元稿费中留下5000元分给儿子、侄儿、老伴以补贴家用。其余的5.5万元均设立为儿童文学奖基金。每年以国家银行的基金利息作为奖金,开始的奖金数额为300元,相当于人们的大半年工资。上海少儿出版社的查洪燮编辑对于十几年前陈老把他叫到办公室,亲手交给他300元奖金的情景感念不忘。

  基金运行初期,银行利息足够应付。但随着奖励面扩大,“自1988年以来,基金的利息不够应付,幸而宋庆龄基金会拨款帮助,其后由前上海市市长陈国栋与前上海市教育局局长姚庄行以‘上海市中、小学幼儿教师奖励基金会’的名义,每年拨款帮助发奖。”陈伯吹先生写于1990年的一封信中说,“此外,还有两位上海市的教师也曾热心帮助过,不可忘却。”对于私人几百元钱的捐助,陈老亦是念念不忘。信末署名为“伯吹写于光线微弱的窗前,时年八十有四”,一位谦和、带着浓厚儒家气息的老人,以84岁的高龄感激捐助,呼吁社会更多资助。

  信中同时也对文学奖的未来充满了热切的渴盼:“促使评选出能与国际上得奖的作品相颉颃,甚至在评比中超越了他们而树立起权威来。”

  作家叶辛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初,儿童文学奖的颁奖地点放在一个普通小学校里颁发了,陈老私下对他说,一半是方便颁奖,一半是节省场地费用,那个小学校的校长在那次颁奖活动中给予了资助。陈老对他讲:“刚开始拿出来的时候,这笔钱还是钱,现在我也感觉到这个奖金低了,现在募集钱很难。”

  从陈老在世到去世,直至2002年百年诞辰,基金的运作一直紧紧巴巴。

  “我作为基金会的一个成员给您写这封信,就是希望得到您的支持和拨冗关照。如蒙允诺,不胜感激!”2002年,陈老的儿子、原北大校长陈佳洱先生在向父亲设立的儿童文学奖基金个人捐资10万后,还向父亲所在家乡某著名企业老总写去了一份求助声援的信件。但除了年末收到该企业老总一张辞旧迎新的问候贺卡外,就别无音讯了。

  后来一海外慈善名流以香港某公司的名义捐资50万元,虽可解燃眉之急,但附加条件是基金会的本金得凑足100万,其余不足得从其他渠道获取。基金会后向十多家口头表示过愿意捐助的公司寄去求助信件,终无一家回应。

  企业捐助缘何寥寥?受益的并非只是受捐一方。基金会的负责人表示,2005年,我国有关部门为鼓励社会资金投入慈善公益事业,提高企业和个人捐赠的积极性,根据国际通行惯例,研究制定了捐款减免税的政策和法规。虽然有很明确的税收优惠政策,但企业捐助还是寥寥无几,除了有不了解税法的原因之外,也有因申请免税手续繁琐而放弃的。

  无人喝彩的文学奖期待关注

  “我们这样一个大国,还没有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文学大奖,我们应该有一个大奖,并且培植我们中国文学大奖的品牌。茅盾文学奖作为一个文学大奖,对于真正的杰出作家,发个10万、50万元钱也不为过。”作家叶辛语。

  人们不仅要问,“不为过”的50万元能从哪里来?

  “不管是热心公益的企业集团,还是喜欢文学的普通读者,其中还不乏捐助者。”作家叶辛说了一个故事,前几年,颇有名气的文学杂志《收获》杂志社财政方面发生困难,刊物某期一角登出说明,就有很多寄上10元或100元甚或1000元,“聊表心意”的信件,大多来自热心读者。

  陈伯吹儿童文学基金会的理事长介绍,就在前段时间陈老逝世十周年的纪念活动上,基金会还收到一位私企老板的6000元捐助。.

  搭建真正的文化舞台

  一提起安徒生,人们就会自然而然想起作家的国度丹麦;一提起鲁迅,人们或许想到绍兴鲁镇;一提起茅盾,人们不一定就能想起乌镇。

  但是,浙江人很聪明,从2000年起,第五届、第六届茅盾文学奖都是在茅盾先生的故里桐乡乌镇举行了颇为隆重的颁奖典礼,获奖、颁奖的作家、名流聚集一堂,随着作家手中的笔,随着来客的口碑相传,当地的文化、人情、风貌,也散播到五湖四海。

  “这对于提高家乡人民的自豪感不无裨益。以后茅盾文学奖,要成为乌镇的一个节日,鲁迅文学奖,要成为鲁镇的一个节日,冰心文学奖,成为福州的一个节日。陈伯吹儿童文学奖不仅是少年儿童的节日,也成为上海宝山区的一个节日。”作家叶辛说,他也指出,这样操作可能会出现“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目的是招商引资”的过于急功近利的心态,“要把这个舞台搭成真正文化的舞台,才是坚固弥久的,才能产生深远的意义。”他说。

  “每一个作家进行创作,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心愿和心声,并不是为了获奖而写作。但是既然设立一个奖项,就要起到激励的作用。尤其是对那些为文学奉献了一辈子且对文学做出杰出贡献的领军人物更应如此,这也是一个榜样的力量,也是体现尊重文化,尊重知识的表现,势将提高整个民族的文化素质。”多次获得陈伯吹儿童文学奖的作家张求生先生如是说。

编辑:陈洁

文章来源:http://www.jsw.com.cn/2007/1129/44694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