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芙蓉楼往事勾沉 张贤亮:现在还有多少人在写重要小说

张贤亮:现在还有多少人在写重要小说

    


张贤亮

    近日,张贤亮、刘心武、张抗抗、张炜、邵燕祥、蒋子龙、柯云路7位文学大家联袂推出的《中国当代文学大家随笔文丛》由中国海关出版社出版。张贤亮、张抗抗分别在新书中有劲爆观点,对当下中国文学现状提出异议。

  张贤亮:

    现在还有多少人在写重要小说?

    张贤亮的身份非常特殊,从文,担任宁夏文联主席;从商,经营西部影视城,是身家亿万的“大寨主”;从政,连任全国政协委员。近年鲜有新作问世的张贤亮,这次所著的《中国文人的另一种思路》从“文人参政”、“文人经商”及“文人思文”等多个角度讲述了改革开放三十年他眼中的社会变化。

    书中透露,张贤亮是拿自己著作的外国译本的版税存单向银行贷款“下海”的。但是“作家”的身份烙印和追求潜藏在他心灵最深处,他不禁开腔为自己近年创作的贫弱给一个说法。“现在中国文坛不是发表重要作品的时候。再说,和我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同时出道的‘新时期作家’中,又有谁在21世纪初发表了重要小说呢?不少人已转写散文或研究《红楼梦》了。”

    而让张贤亮感到自豪的是他“下海”后的社会贡献,“虽然近些年我在文学上似乎止步不前,但至少我为社会提供了200多个就业机会,给镇北堡西部影城周边农民每年提供5万个工作日,原来举目荒凉的地方被我带动成为繁荣的小镇,这总使我感到自豪。”

    张抗抗:

    “男性书写”仍在排斥知识女性

    从杭州出发的女作家张抗抗自从前几年写成《作女》之后,现又在动笔写一部长篇。这本半自传性的《追述中的拷问》的阐述重点是男性笔下对女性的歧视,笔触甚为激烈,不啻于投向男作家们的重磅炸弹。

    “令人不能乐观的是,文学历经20年的辛勤耕耘,收获的果实仍然保留了根深蒂固的男性文化和小农意识的‘残余农药’。”她认为,在男性书写中,女人被塑造成千古不变的尤物、祸水或者弱者,女性始终处于寄托并维持着男性对封建文化的眷恋;他们排斥或贬损城市的知识女性,因为独立的城市女人正在毁坏他们多年来为女人构筑的牢笼。(作者:陈桔)

文章来源:http://www.jsw.com.cn/2008/0922/51328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