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芙蓉楼往事勾沉 陈凯歌是最浪漫单纯的丈夫

陈凯歌是最浪漫单纯的丈夫

陈红与陈凯歌

  凯歌其实很浪漫的,他很懂得吃啊什么的,很有品位。他才是真正时尚的人。他的观点,对一个事情的判断,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时尚。

  凯歌送我的礼物,都是带有红颜色的。在我认识他之前,我觉得红颜色很难穿,很难互相搭配衣服。但他送了我很多红鞋,包括很多表,都是红颜色的。他觉得我的名字里有一个“红”,他给我买的礼物,就都有“红”在里头。而且他的礼物都很漂亮,很特别。他始终知道怎么运用红颜色。我以前觉得“红”是很难配的一种颜色,现在也改变了。

  凯歌不会刻意地注意我的生日,或者一些节日,不是一定记住这一天。就算是结婚纪念日,也是有时候记得牢。某年也会忘掉,有时候还是彻底地忘掉。

  我觉得我们俩最浪漫的感觉还是在现场,是我做演员、他做导演的时候。比如拍《和你在一起》,那个时候,我们的关系既不是夫妻,又不是制片人和导演的关系,是演员和导演之间的关系。那种感觉就特别浪漫,两个人看对方,就好像初恋的时候,很奇妙的。记得当时拍一场女主角莉莉生日的戏,我发现拍这场戏的日子正好就是自己生日的这天,当时觉得很奇怪,怎么这场戏正好放在这天。后来导演说,你以为这是无意的啊?

  凯歌就是这样,即使做最浪漫的事情,还是和电影有关。

  爱把所有的事情推着走

  对于结婚生子,我是没有特别想过的。当两个人互相好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是没有理智的,不会去理性地分析事情。两个人的关系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着走,结婚啊,要孩子啊。因为两个人的好,就没有理智去判断了,就像现在我爱我的儿子,有时候就没法清醒地去教育他。

  结婚后,很快就有了小孩,那当然也挺好的,也是蛮开心的一件事。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像孕妇,那个时候我们家住在颐和园,附近有一条胡同,车只能停在胡同外头。还在家里爬上爬下的。什么七个月不能洗东西啊,我从来就没把自己当作一个孕妇。我记的特别清楚,97年5月份凯歌从法国回来。

  那年是戛纳50周年,他回来的时候,挺开心的,我就走出胡同,去接他。他空着手,我拿着包,当时还下过雨,都是水。走过胡同,到了家门口,我突然把包扔在地上,我说,我想起来了,我是一个孕妇,你居然不拿东西,还让我拿着东西?他说,是啊,我都没把你当成孕妇,因为你自己都没把你自己当作孕妇。特别逗。

  还有一件特别奇怪的事情,有一天,我们在餐厅聊天。对面坐着他的妹妹,我的身后有一个假的装饰物,一个果子,一个小红苹果,那个果子突然就裂掉了。

  我生下孩子是在一家好莱坞附近犹太人开的医院。我分娩比预产期提前了,本来预产期是说7月上旬到中旬的,7号还是10号,然后凯歌说他6月底来。但是,6月28号我就提前生了。因为坐飞机,高空,十几个小时的压力,就早产了。

  我当时倒没有什么,反而陪伴我的妈妈紧张得晕过去了。她本来就激动,孩子生下来后,她又全身心地放松了,嘎嘣一下,她就晕过去了,后来医生都去抢救我妈了。特别喜剧。孩子捧出来的时候,啊呦,那时我真是激动。因为在生孩子的那一霎那,我整个人都哆嗦了,牙都在互相撞击,我感觉整个人就好像一条鲤鱼在砧板上颠啊。说女人生孩子是一个脚踩在棺材板里,一个脚踩在外头,好像是怕死,其实都不是,最怕的是孩子生出来缺胳膊少腿。当我看到儿子那么好,就激动地放声大哭,哭到心痛。特别开心,那种感情特别复杂。

  那个时候,凯歌正和巩俐、梅尔·吉布森,以及吉布森的太太和七个孩子,在颐和园的船上,他们在筹备《荆轲刺秦王》,因为《刺秦》8月8号开机。当他接了电话的时候,他就哭了。他觉得他做父亲了,也是特别激动。

  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凯歌说不能错过陪伴我的机会了。他当时还拿着摄像机,最后却什么也没拍下来。我说你不是一直在拍吗?他紧张到把开当关,关当开,紧张到什么都没拍下来。我问他,恐怖吗?他说,太恐怖了。我说人家都说看女人生孩子,觉得女人太艰辛,你怎么只有恐怖两个字。反正他都是用电影镜头跟我描述,说得确实是很恐怖。

  他在日常生活和婚姻生活里,像一个孩子般好奇

  凯歌其实像个孩子,蛮好玩的。在生活当中,有点迂。他连短信都不会发,虽然他有很多手机。有一次在家里,一下子找出一款手机的十个充电器,他老是说自己的手机充电器没有了,让助手去买。

  几年前,有一个朋友送给他一款诺基亚的手机,翻盖的。他用了两三个月,又喜欢,又经常对着手机发脾气。他说,这么好一个手机,我这么喜欢的一个手机,怎么就是声音那么小,我听对方说话特别吃力。我坐在对面说,我听着怎么就没有任何问题,对方的声音连我都能听到。后来我发现他拿反了手机,整整三个月,他对着听筒说话,难怪音量小了。

  凯歌真是很单纯的一个人,而且蛮天真的,很多事情让我搞不明白。比如有天,我下班回家去,他非常高兴地对我说,今天太好了。我说怎么了?他说,今天特别安静,我望着天,坐了六个小时。我就想,60分钟望着天,我都不知道一个人能想什么。我问他想了什么?他说,漫想,想到很多很多的东西。他就是这样天真,很有梦想。但是在这种天真和梦想之外,他又非常有毅力。对于他下决心要做的一件事情,即使当困难和意想不到的情况来临的时候,他的沉着和冷静都是超出我的想象的。

  凯歌有时间的话,也很喜欢逛商场、打游戏、出去走走、打打网球,他是蛮风趣的一个人。他很好奇,对很多事情都好奇。因为他没有时间去做,当有时间、有机会去做的时候,他会很享受。

  他还喜欢说这人挺“二”的,当他说这话的时候,说明他挺喜欢这个人的。他自己有时候也挺“二”的。我常常说他,“二”的人喜欢“二”的人。但是这种“二”其实是很可爱的,他们对生活、对生命都充满热爱。

文章来源:http://www.jsw.com.cn/2009/0323/562960.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