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专题新闻本地专题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镇江新闻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江苏镇江:富民政策,让渔民生活蒸蒸日上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江苏镇江:富民政策,让渔民生活蒸蒸日上

金山网讯 一江秋水,流过大港口岸。江面上,船只如梭,繁忙作业。

近日,奇美化工码头朝霞如锦,一艘从江西省九江市开来的装载着2000多吨货物的船只,准备驳岸。健壮黑肤的文桂林,用他刚过手不久的拖船,帮助它停靠到码头上。这一忙接近上午9时方才歇手。

文桂林在拖船上

59岁的文桂林是江苏省镇江市润州区和平路街道长江村圌山组的专业渔民。2020年起,国家对长江流域实施十年常年禁捕,他的捕捞权被收回了,成为“失水”渔民。在村委会的引导下,他转产干现在的行当。“这是我自个儿创业找的新工作,村里也提供了不少好的意见和建议,它让我每月可以有1万多元的稳定收入,家里的日子没有受到影响,依然红火。”他坦言。

“水上漂”生活越来越好

因为家中孩子多、经济窘迫,1975年,还在读小学的文桂林失去了升学读书的机会,当时他15岁。像“水上漂”的祖辈一样,他进入圌山渔业大队工作,从事渔业生产。

那时,文桂林在船上捕到的江鲜品种不少,也有鲥鱼、刀鱼、螃蟹等名贵长江水产,收获全部上交集体,他每月领20元的工资。

文桂林收入“上扬曲线”的变化发生在改革开放之后。1981年,圌山村打破大锅饭,对渔业生产开始推行承包责任制。“记得1982年,我刚有了女儿后就加入了承包者行列,村里将一条小木渔船折价给了我,它长12.6米、宽3.1米、重10吨,我拿出了全部储蓄还借了钱,花了3400多元拿下它。”文桂林回忆。

“交足集体后留下的都是自己的。”只要精力够,文家的“夫妻船”在江面上白天连着黑夜干,家庭收入第一年就明显增长,年收入七八千元。

大包干后的文家收入水平逐年有起色。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文桂林夫妻还在大路镇开过一段时间的江鲜特色饭店。1990年,他家庭年收入增长到10多万元,步入了“富人”行列。自2003年起,国家实行长江禁渔制度并对刀鲚实行特捕政策,春秋两季是他全年收入的“大头”,每年捕刀蟹的收入就有10多万元。

经济收入持续增加,生活水平自然越过越好,最明显的变化是住房的改善。“我可以说是村里较早的‘万元户’,1985年我家买下长征村12队的一块地皮,花了1200元砌了三间七架梁平房。1990年,我又拿出7万元储蓄,翻建起一幢将军楼。”文桂林实话实说:“2013年,村里搞拆迁将军楼被征用了,我选择在大路镇拿了2套商品房,上月已拿到其中一套120平方米的房子。”

“失水”渔民岸上落“根”

随着国家渔业政策调整,文桂林的“身份”也发生了多次变化:由集体性质的渔民到单干承包户,再到持证特捕多年的专业渔民,现在即将退休。

为了保护长江生态环境,促进渔业资源恢复,国家全面实施禁捕政策,文桂林去年底起不再捕鱼。他把一条机动渔船连同水口证、船证和网具等,一并上缴给了村里。这条长19米多、3米宽,立下“致富功劳”的机动船,被折价20多万元。

按照《2019年长江镇江段润州渔民退捕安置工作实施方案》规定,文桂林属于16岁以上但没到退休年龄的有劳动能力的失水渔民,所以他选择了自谋职业的出路。他买了本文开头所述的那艘拖船,为台资企业奇美公司服务,辅助大船驶进停靠专用码头。“我刚开始干这个新工作,估计靠这条船,年收入可达20多万元,”文桂林表示,“虽然比不上原来的捕捞作业,但也蛮不错的了!”

相关部门对失水渔民家庭予以特别的关心,在新冠疫情下,更是重视“六稳”和“六保”。近日,润州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上门征求他的意见,问他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他说想给失业的女儿找份工作。而结发40年、一直帮衬的妻子,文桂林之前已把她介绍到奇美公司食堂,做了一名勤杂工,月收入2000多元。

在镇江新区明发锦绣银山小区,文桂林又买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家中电器一应俱全,还买了一辆越野车。这样一家人在岸上落了“根”。

“等到一年之后,我就到了退休年龄,每月可以拿到1000多元,虽然退休金不多,但我将和上班族一样,纳入退保统筹范围。”文桂林的话中充满了幸福感和获得感,“从刚工作时20多元的月工资,到今天仅我一人就有上万元月收入,这样的增长太明显了!”

圌山村民小组有专业捕捞证的渔民18户,已安置分散到各处。回顾像自己一样的渔民生活发生的大变化,文桂林感慨地说,“我们渔民靠了党和政府的好政策,才过上以前做梦也想不到的富足生活。只要放开手大干,向前闯向前试,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呢!”(干光磊

文章来源:http://www.jsw.com.cn/2020/1007/158236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