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财经新闻金融百科 心在奔腾 ——读《奔腾的灌江》

心在奔腾 ——读《奔腾的灌江》

4月中旬,在镇江有幸见到了中国金融作协常务副主席龚文宣老师。见面感到特别温暖、亲切、开心!龚主席赠送了我一本了2014年《长篇小说选刊》,上面刊登了龚主席的长篇小说《奔腾的灌江》。

《奔腾的灌江》有65万字,我如饥似渴地一口气就读完了,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感到很震撼,心在奔腾。正如著名评论家何镇邦的评论“在读龚文宣的长篇小说《奔腾的灌江》时,觉得其情之水倾泻而来,给读者以极大的感情冲击。这种情,既是作者对故乡和金融事业热爱之情,又是小说用酣畅笔墨描写的男欢女爱之情”。“《奔腾的灌江》是一幅故乡的山水画卷,是一曲金融人的情性之歌,是一部干净耐读的小说。”

首先是“亲切”。我1992年12月从学校调入建行,至今已在建行镇江分行工作29年,先后在丹徒县支行办公室、桃花坞分理处、市分行党委宣传部、市分行营业部、京润支行和润州支行任职,也曾三次在办公室工作,是银行改革发展的亲历者,熟悉银行的业务,熟悉银行的人。小说全景式地展现了那个时代的银行,我感到仿佛写的就是我身边的人、身边的事、过去的往事,所以读来倍感亲切。

其次是“敬佩”。龚主席1976年当兵,1980年回到家乡苏北响水县,在一粮油厂干了6年,当过厂长、书记,1986年进入响水农行,1993年到农行总行,做过《中国城乡金融报》的记者、编辑和评论,当过总行行长的文字秘书和综合处副处长,1999年到了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工作经历非常丰富,而且笔耕不辍,创作成果丰硕,发表的作品有200多万字。龚主席1995年就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是个多产、高产作家,出版有诗集《太阳河》、小说集《硝烟》、中篇小说《河与海的交汇处》和《蓝色经纬》(都已改编成电视剧播出),还有散文和评论。

龚主席知识渊博,文字功底深厚,除了金融知识,还有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的各种知识,看了涨知识,很受用。龚主席工于细节描写,小说里心理描写、动作描写、环境描写、民俗风情描写都非常细腻生动,塑造和刻画了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

《奔腾的灌江》先是在《金融文学》连载,后在《长篇小说选刊》选载。《长篇小说选刊》,由中国作家协会主管,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主办,是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的全国唯一具有独立刊号的长篇小说选刊,每期精选长篇小说3部左右,所以能上《长篇小说选刊》实属不易。

小说线索脉络分明,双线交叉同步推进。一条是权力斗争线。2006年开春时,苏北灌江市分行行长韩德仁因病住进了医院,且病情不见好转,围绕谁主持、谁接班展开了权力斗争,小说的主人翁,第一副行长高庆兴由被指定主持到经过一段曲折而升任行长,挤走了有背景的省行下派干部陈其浅。另一条线索是高庆兴和房地产开发老总鲁萧的一段凄美动人的婚外恋情,情深感人。

第三是“感慨”。当年的银行真乱,造成了那么多的不良资产,真是痛惜啊。1999年成立了华融、长城、东方、信达四家资产管理公司,第一批就从四家国有银行剥离了1.4万亿不良资产,这里面有政府行政干预的因素,有市场的因素,有经营者经营不善的问题,但也有相当一部分是银行违规经营酿成的,银行的一些蛀虫内外勾结大肆侵吞着国有资产。所以当年成立资产管理公司,被戏称为“银行行长胜利大逃亡”。  

还有人物的两面性、双重人格,小说里进行了很好的揭示。上至省行行长,下至市行行长、支行行长,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道貌岸然,勾心斗角。省行行长百顺把权力玩于股掌之间,一边收着黄货、字画,一边打着官腔。市行行长韩德仁病重住院还紧紧握着那个象征权力的笔,不肯放手。韩行长和褚副行长分别以儿子和侄子名义入股房地产。高庆兴违规为房地产企业拆借资金,获取银行贷款,又违规给城商行高婧行长送汽车……

银行的案件更是屡见不鲜、怵目惊心。诸如小说中写到的城商行崔三炮案件、市分行副行长陈其浅利用权力让大港支行为其女友分批发放二千万贷款收不回来的案件,以及小说结尾处点出的市分行营业部两名员工盗取金库巨款潜逃造成高庆兴面临玩忽职守而被判刑之灾,如此等等。引发人们对权力和人性的思考。

龚主席说,小说以刻画人物为中心,通过完整的故事情节和环境描写来反映社会,勉励我多看小说,多写小说。事实上,我也一直有着写小说的梦想和打算,很想把自己眷念和深爱着的金融岁月记录和呈现出来,苦于工作忙忙碌碌,始终没能静下心来。龚主席的一席话,使我的心更加奔腾起来。

(文/蒋建国)

文章来源:https://www.jsw.com.cn/2021/0420/1623015.shtml